可惡的蒼蠅,總把陣亡斗士的軀體糜耗。 他對這封信大叫大嚷

時間:2019-10-15 02:30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合川市

  就在這個時候,可惡的蒼蠅我又遇到另外一件事,可惡的蒼蠅使我給伏爾泰先生寫了最后一封信。他對這封信大叫大嚷,仿佛是什么了不起的侮辱,但是他從來沒有把這封信拿給人家看過。我將在這里把他所不曾肯做的事補充起來。

人們在我的文件里還能找到我方才說的那兩封信。參議員的那封信并不使我驚訝,,總把陣亡因為我也和他一樣,,總把陣亡也和很多人一樣,認為那腐朽的制度在威脅著法蘭西,使它不久就會崩潰。由于政府措施失當而招來的一場不幸的戰爭所引起的重重災難;財政上難以置信的紊亂;行政界的不斷傾軋——當時行政權分掌在公開互相攻擊的兩三個大臣手里,他們為了你害我,我害你,不惜使王國垮臺;人民大眾和全國各階層的普遍不滿;還有一個頑固的女人,她如果有點頭腦的話,也把這點頭腦用在個人的好惡上了;她差不多總是把最有能力的人從工作崗位上踢開,以便安插最能得她歡心的人——所有這一切都加在一起證明那位參議員、社會大眾以及我個人的預見的正確。這種預見甚至也使得我自己多次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否也應該在那些似乎威脅著王國的動亂爆發之前跑到王國以外去找個棲身之處;但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孑然一身,又秉性和平,相信在我所愿意過的這種孤獨生活之中,任何風暴都不會打到我頭上來的。我遺憾的只是,在這種局勢之下,盧森堡先生接受了一些會使他在政府中失去聲望的任務。我倒很愿意他在這方面為自己留點兒退路,以防這個龐大的機器一旦如當時似乎令人可慮的那樣垮下來;就是現在,我還覺得,如果政權不是最后落到一個人手里的話,法國專制政體一定是早已陷入絕境了。如果是依我一時氣憤去行事的話,斗士的軀體我一定當時就走了。但是走到哪里去呢?在這入冬之際,斗士的軀體既無目標,又無準備,既無車伕,又無車輛,怎么辦呢?除非把書籍、衣服、全部什物都一概扔掉,否則我就得有點時間,而命令里又沒有說給不給時間的話。連綿的災難已經開始消磨我的勇氣了。我生平第一次感到我天生的那種豪邁之氣在窘迫的壓力下低下頭來,我心里盡管憤憤不平,還是不能不卑躬屈節地請求一個期限。命令是由格拉芬列先生下達給我的,我就請求格拉芬列先生解釋一下。他的信顯示出他對這道命令是極不贊成的,他只是以萬分歉仄的心情把它下達給我;我覺得,信里充滿的那些痛心和欽仰的表示,仿佛都是在和藹地敦促我敞開心跟他談談:我就這樣做了。我甚至絕不懷疑,我這封信一定會使那班無義之人睜開眼睛,看到他們自己的野蠻,即使不收回這樣一個殘酷的成命,至少也會給我一個合理的期限的,也許還會給我一整個的冬天,好讓我去準備退路,選擇一個地點。

  可惡的蒼蠅,總把陣亡斗士的軀體糜耗。

如果說我沒有做出另一件蠢事,糜耗變成他的情敵,糜耗那也只是差一點兒罷了。布弗萊夫人那時還是他的情婦,而我卻一點也不知道。她跟羅倫齊騎士一起來看我,來得相當勤。她那時還很年青貌美,裝出了一副古羅馬人的派頭,而我呢,又總是一副浪漫色彩;這就有點氣味相投了。我幾乎著了迷;我相信她看出來了,羅倫齊騎士也看出來了,至少他跟我談起過,而且并沒有叫我泄氣的意思。可是,這一次我可老實了,到了五十歲也該是老實的時候了。我在《給達朗貝的信》里曾把那班人老心不老的胡子佬教訓了一番,現在還言猶在耳呢,而我自己如果不能接受教訓,那就太難為情了;而且,我既聽到了我原先不知道的那件事,若不是完全暈頭轉向,就絕不能跟地位這樣高的人去爭風。最后還有個原因,我對烏德托夫人的那段癡情也許還沒有完全醫好,我感到從此以后再沒有任何東西能在我心里代替她了,我這一輩子都和愛情永訣了。就在我寫這幾行的時候,還有個少婦看中了我,我方才還從她那里受到很危險的挑逗,眉目傳情,亂人心曲。但是,如果她假裝忘記了我這花甲之年,我卻記住了呢。這一步路我沒有摔跤,就再也不怕失足了,這一輩子都可以保險了。如果我不喜歡你的便條,可惡的蒼蠅你就要我把它付之一炬,可惡的蒼蠅從此不再提起。你以為從你那里來的東西,人家就能這樣輕易忘得了么?我親愛的,你在給我痛苦的時候毫不顧惜我的眼淚,正如你勸我采取那樣的調養辦法時毫不顧借我的生命和健康一樣。如果你能改掉你這個毛病,你的友誼對于我就會更甜蜜些,而我也就會變得不這么可憐了。如果我年青而又可愛,,總把陣亡如果烏德托夫人后來軟弱了,,總把陣亡我在這里就應該譴責她的行為,然而,事實并不是這樣,所以我對她只有贊美,只有欽佩。她作出的決定是既大方又謹慎的。她來看我,是圣朗拜爾叫她來的,她不能突然疏遠我而不向圣朗拜爾說明原因,因為這樣就可能使兩個朋友絕交,也許還會鬧得滿城風雨,而這是她要避免的。她本來是對我既敬重而又懷有善意的,所以她就憐憫我這點癡情,但是不予以逢迎,而是表示了惋惜,并且努力要醫好我的癡情。她很樂意為她的情人和她自己保留一個她看得起的朋友。她說等我將來變得理智了,我們三人之間很可以構成一種親密而甜美的關系,而她每跟我談到這一點,便顯得再愉快也不過的。她并不只是限于這種友好的勸告,必要時她也不惜給我一些由我自己招來的較嚴厲的責備。

  可惡的蒼蠅,總把陣亡斗士的軀體糜耗。

如果我善于詞令,斗士的軀體如果我的筆是在嘴里的話,斗士的軀體這將是多么好的一個機會,對我又將是多么大的一個勝利啊!我會以多么優勢的力量,多么輕而易舉地在他那六個鄉民中間把那個可憐的牧師擊敗啊!統治欲使新教的牧師們完全忘記了宗教改革的原則,為了提醒他們這些原則,迫使他們啞口無言,我只要把《山中來信》的頭幾封信作一番解釋就成了,而他們竟還那么愚蠢,居然根據這幾封信來攻擊我呢!我的文章是現成的,我只要稍加發揮就能叫那家伙無地自容。我是不會傻到采取守勢的地步的,我很容易采取攻勢,還要他們絲毫覺察不到,或者無法預防。宗教界的那些末流教士既無知而又輕率。是他們自己把我置于我能取得的最有利的地位,我隨隨便便就可以把他們壓倒。然而,可惜!要能說話才成呀,并且還要能即席發言。一遇必要,就能登時想出主意,找到合適的語句,找到恰當的字眼,始終清醒,經常鎮靜,永遠一點也不慌亂才成!我痛感自己沒有隨機應變的能力,我對我自己還能抱什么希望呢?當年我在日內瓦,在一個完全袒護我。已經決定同意一切的會議面前,還被弄得啞口無言,丟盡了臉。這次情況就完全相反了:我碰到了一個搗蛋鬼,他以狡詐代替學識,他會給我布下一百個圈套而我連一個也看不出來,他是決計不惜任何代價要抓我的錯兒。我越考慮這種形勢。就越覺得危險太大,因為我感到不可能應付好,所以就想出另一個不得已的辦法。我預先擬了一篇演說詞,到教務會議席上去宣讀,根本否認它的處理權,以免除我回答的義務。這事是很容易辦的:我就把這篇演說詞寫好,滿腔熱忱地把它讀熟。戴萊絲聽到我咿咿啞啞的,不斷重復那同樣的幾句話,想把它們塞到我的腦子里來,便取笑我。我希望最后能把我的演說詞背出來;我知道領主作為國王的官員,一定會參加教務會議的;又知道不管蒙莫朗怎樣耍手段,請吃酒,大部分老教友都還對我抱有好感;而且,我又有道理,又有真理,又有正義,又有國王的保護,又有邦議會的權威,又有與這種宗教裁判制度的建立有利害關系的善良愛國者的愿望做我的后盾——一切都在配合起來鼓舞著我。如果這種劇變只使我恢復原狀,糜耗并且到此為止,糜耗那倒還好;可是不幸得很,它走過頭了,很快就把我帶到了另一個極端。從此,我的靈魂一經開動,就保持不了它的重心,老是擺來擺去,不再停留下來。這第二次劇變,我必須詳細地談談,既然我的命運在人間絕無先例,這個時期又是我的命運的險惡的、致命的時期。

  可惡的蒼蠅,總把陣亡斗士的軀體糜耗。

如果這種生活是合我口味的,可惡的蒼蠅花大錢去買快樂,可惡的蒼蠅倒也可以聊以自慰,可是傾家蕩產去買苦吃,這就太難堪了。我痛感這種生活方式的沉重壓力,所以我就利用當時那一段自由生活的間隙,下決心把這種自由生活永遠繼續下去,完全放棄上層社交界,放棄寫書工作,放棄一切文學活動,終我之身,隱遁在我自覺生而好之的那種狹小而和平的天地里。

入冬時候,,總把陣亡我又受到馬勒賽爾卜先生的一次盛情的表示,,總把陣亡雖然我不認為這番盛情是宜于接受的,心里還是十分感動。當時《學者報》有一個缺額,馬爾讓西先生寫信給我,作為他自己的意思,向我建議這個位置。但是透過他信上的措詞(丙札,第三三號),我很容易理解到他是有人授意并且指令他這樣做的;而且他自己后來又寫信告訴我(丙札,第四七號),他是受人之托才對我作此建議的。這是個閑差使,每月只要寫兩篇提要,原書會有人送到我這里來,用不著往巴黎跑,甚至向主管官晉謁致謝都沒有必要。通過這個途徑,我就可以廁身于梅朗、克萊羅、德·幾尼諸先生和巴泰勒米神父等第一流文人學士之林了。前兩人我本來早已認識,后兩人我能認識一下當然也是極好的。此外,只要做這樣一點毫不困難、輕而易舉的工作,我就可以有八百法郎的額定薪金。我在決定前考慮了幾個鐘頭,我可以發誓,我之所以要考慮,只是因為怕惹馬爾讓西生氣,叫馬勒賽爾卜先生不高興。但是,最后我感覺到,這樣我將不能按我的時間去工作了,按期交稿這種約束我受不了,更重要的是,我深信我做不好我要承擔的任務,這兩個理由就戰勝了一切,使我決定謝絕一個我不適于擔任的職位。我知道,我的全部才華都來自對我要處理的題材的熱愛,只有對偉大、對真、對美的愛,才能激發我的天才。大部分要我寫提要的書籍所討論的問題,乃至那些書籍本身,與我有什么關系呢?我對要寫的東西既然毫無興趣,我的文筆自然就冷冰冰的,我的神思自然也就遲鈍了。人家以為我也和所有別的文人一樣,為謀生而寫作,而實際上我是永遠只曉得憑熱情而寫作的。《學者報》所需要的當然不是如此。所以我給馬爾讓西寫了一封謝函,措詞極其委婉,在這封謝函里我把我的種種理由說得十分詳細,使得他和馬勒賽爾卜先生都不可能誤會我這一拒絕當中會有任何慍怒或驕傲的因素。所以他們倆都同意了我的拒絕,絲毫沒有因此而對我白眼相加。而這件事的秘密一直也就守得非常之緊,社會上一點也沒有聽說過。但是我不能漏記這個時期的一個新的通信關系,斗士的軀體這個關系對我后來的生活影響太大了,斗士的軀體不能把它的開端略而不談。我說的是拉穆瓦尼翁·德·馬勒賽爾卜先生,他是稅務法庭首席庭長,當時主管出版事業;他在這方面的領導既溫和又明智,文學界人士都十分滿意。我在巴黎時一次也沒有去看過他;然而我經常體驗到他審查我的作品處處從寬,非常令人感激;我知道,他曾不止一次很不客氣地對待那些寫文章反對我的人。這次關于《朱麗》的印行,我對他的盛情又有了新的證據;因為這樣大部頭作品的校樣要交郵局從阿姆斯特丹寄來,耗費是很大的,他有免費寄遞權,所以就答應把校樣先寄給他,然后又用他父親的掌璽大臣關防同樣免費有寄給我。作品印的時候,他不管我愿不愿意就叫人另印了一版,版稅歸我,這一版銷完之后才準那一版在法蘭西王國銷行。因為我的稿本已經賣給雷伊了,這筆收入就等于對雷伊的一種盜竊,所以我不得他明文批示就不肯接受這批專為增加我的收入而印的贈書,結果他很慷慨地批下來了;不但如此,這批贈書一共賣了一百個皮斯托爾,我要跟他均分,他又一點也不肯接受。為了這一百個皮斯托爾,我卻有過一件很不愉快的事:馬勒賽爾卜先生事先沒有通知我就把我的作品刪節得不成樣子,并且在這壞版本售完之前,一直阻止了好版本的銷售。

但是這次旅行,糜耗依我當時的處境,糜耗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用達斯蒂埃先生跟我所談的科西嘉島的那種情形,除了自己帶去的東西之外,在那里連最簡單的生活用品都會找不到的,內衣、外衣、鍋盆瓢碗、紙張、書籍,什么都得隨身攜帶。我要帶我的女總督遷居到那里去,就得超過阿爾卑斯山,并且把整個一大套行李都拖在后面走上二百里約的長程,還得穿過好幾個統治者的國境。并且,看全歐洲當時已經形成的那種風氣,我當然還要預料到在我的災難之后我到處都會碰到的障礙,會看到每個人都要幸災樂禍地予我以新的打擊,在我身上違犯一切國際法與人道的準則。象這樣一次旅行的巨額耗費和種種疲勞、危險,也使我不得不預先就料到并且仔細衡量一下各種困難。以我這樣的年齡,最后落得孤身一人,束手無策,舉目無親,托命于這個象達斯蒂埃先生所給我描繪的那樣野蠻而剽悍的民族,這種前景,當然要使我在執行我的決定之前深思一番。我熱烈盼望我和布塔弗哥的會晤,我等待晤談的結果,以便把我的計劃最后確定下來。當壞季節開始把我關在屋里的時候,可惡的蒼蠅我就想再撿起我的室內工作;但是不可能。隨便在什么地方,可惡的蒼蠅我只看到那兩個嫵媚的女友,只看到她們那個男朋友、她們周圍的環境、她們住的地方,只看到我的想象力為她們創造出來的或美化了的種種事物。任何時刻我都不能控制自己,狂熱狀態一直纏住我不放。我作過許多努力要擺脫那些虛構,但無效果,最后我完全被它們迷住了,只想努力把它們整理一下,連貫起來,寫成類似小說的東西。

當我回憶我過去生活的各個不同時期時,,總把陣亡便自然而然地考慮到我當時已經達到的那個生命階段。我發現我已經到了遲暮之年,,總把陣亡渾身病痛,終期不遠了,而我的心靈所渴望的那些賞心樂事,幾乎沒有一件我曾充分領略過;我感到心里蘊蓄的那些熱情,我也不曾使之迸發出來;我感到我的心靈里潛伏著的那種醉人的欲念,我不但不曾體味到,簡直不曾沾到一點兒,這種欲念,由于缺乏對象,老是在心頭壓抑著,除了發為嗟嘆以外,沒有其他宣泄的辦法。當我一面探測自己,斗士的軀體一面觀察別人,斗士的軀體來尋求這種種不同的生活方式究竟是從何而來的時候,我發現生活方式大部分是由外界事物的先入印象決定的。我們不斷地被我們的感官和器官改變著,我們就不知不覺地在我們的意識、感情、乃至行為上受到這些改變的影響。我搜集的許許多多明顯的觀察資料都是沒有爭論余地的;我覺得這些觀察資料,由于它們是合乎自然科學原理的,似乎很能提供一種外在的生活準則,這種準則隨環境而加以變通,就能把我們的心靈置于或維持于最有利于道德的狀態。如果人懂得怎樣強制生理組織去協助它所經常擾亂的精神秩序,那么,他就能使理性不出多少偏差,就能阻止多少邪惡產生出來啊!氣候、季節、聲音、顏色、黑暗、光明、自然力、食物、喧囂、寂靜、運動、靜止——它們都對我們這部機器產生作用,因此也就對我們的心靈產生作用;它們都為我們提供無數的、近乎無誤的方法,去把我們聽其擺布的各種感情從其起源之處加以控制。這就是我的基本思想,我已經把綱要寫出來了,并且我希望,對稟性良好,真誠地愛道德而又提防自己軟弱的人們,我這個思想是準能產生效力的,我覺得用這個思想能很容易寫出一部讀者愛讀、作者愛寫的有趣的書來。然而,這部題為《感性倫理學或智者的唯物主義》的著作,我一直沒有在上面花多少工夫。許多紛擾——讀者不久就會知道其中原因的——阻止了我專心去寫,人們將來也會知道我那份綱要的命運如何,它是出乎意料地與我自身的命運密切關聯著的。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