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王者首先盛怒傷人,其后出面平撫 也沒有聽說有什么困難

時間:2019-10-15 02:44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河北區

  最后,別人王者首《愛彌兒》總算出版了,別人王者首我沒有再聽說有什么改版,也沒有聽說有什么困難。出版前,元帥先生向我要去了馬勒賽爾卜先生與這部著作有關的全部信件。我對他們兩人都太信任了,自己又覺得很保險,就不會去考慮在索回信件這件事上有什么非常的、乃至令人不安的因素。我把那些信件都給了他,只有一兩封,我無意中夾到別的書里去了,沒有退還。在這以前不久,馬勒賽爾卜先生曾通知我說,他要把我在為耶穌會教士而驚慌時寫給迪舍納的那些信都收回來;必須承認,這些信都不會怎樣使人佩服我的理智的。但是我告訴他說,在任何事情上,我都不愿在表面上顯得比實際上更好,因此他盡可以把那些信留在迪舍納手里。后來究竟怎樣,我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凄涼而扣人心弦的遺想,先盛怒傷人使我懷著遺憾之情進行反省,先盛怒傷人而這種遺憾卻又不無若干甘美的滋味。我覺得命運似乎欠了我一點什么東西。既然使我生而具有許多卓絕的才能,而又讓這些才能始終無所施展,這又何苦來呢?我對我的內在價值有所意識,它一面使我感到受到不公正的貶低,一面又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這種感覺,并使我潸然淚下,而我生平就是喜歡讓眼淚盡情傾泄的。這樣出乎意料的、,其后出面卻又是這樣明白說出的一道逐客令,,其后出面不容我有片刻的猶豫了。不論天氣如何,不論我的情況如何,哪怕是在樹林里、在當時覆蓋大地的積雪上過夜,也不管烏德托夫人再說什么,做什么,我都必須立刻遷出。我很愿意事事遷就烏德托夫人,但不能遷就到叫我沒臉做人的地步。

  別人。王者首先盛怒傷人,其后出面平撫

這一類事情,平撫我想起了很多,平撫但是有一點給我的印象最深,我自己也納悶怎么會這樣晚才注意到。我把我所有的朋友都毫無例外地介紹給格里姆,他們都成了他的朋友。我當時跟他形影不離,簡直不愿有哪一家我能進去而他不能進去的。只有克雷基夫人拒絕接待他,而我也就從此不去看她了。格里姆自己也交上了一些別的朋友,有的是憑自己的關系,有的是憑弗里森伯爵的關系。在所有這些朋友之中,沒有一個后來成了我的朋友。他從來沒有對我說一句話,勸我至少跟他們認識一下;而且我有時在他家里遇到的那些朋友當中,也從來沒有一個對我表示過絲毫好感。就連弗里森伯爵也是這樣,而他是住在伯爵家里的,因此我若能跟伯爵有一點來往,自然會很高興。至于弗里森伯爵的親戚旭姆堡伯爵也沒有對我表示過好感,而格里姆跟旭姆堡伯爵相處得還更隨便些。這一切總算使我部分地放心了。然而,別人王者首我一點也不明白法國這次為什么派兵,別人王者首想不出理由來證明法國兵派到那里是為了保障科西嘉人的自由,因為單是科西嘉人自己的力量就足夠反抗熱那亞人并進行自衛了。所以我還是不能完全安下心來,也不能在掌握確實的證據、知道那一切并不是人家在戲弄我之前,就當真插手去搞那個擬議中的立法工作。我倒極想跟布塔弗哥先生見一次面,這是真正弄清我所需要的情況的辦法,他也使我感到會面是有希望的,所以我懷著非常焦躁的心情等待他。在他那方面,他是否真有前來和我相見的計劃,不得而知,但是,即使他有這樣的計劃,我那些災難一定也會阻止我利用他那個計劃的。這種絕對隱遁的計劃是我平生制訂的最合情理的計劃之一,先盛怒傷人它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先盛怒傷人我已經在為執行這一計劃進行準備了,可是上天偏偏又給我安排了另一個命運,把我投進一個新的漩渦之中。

  別人。王者首先盛怒傷人,其后出面平撫

這種恐懼不久就成事實了。在我萬想不到的時候,,其后出面我收到尼多的法官先生一封信(圣·皮埃爾島是屬于他的司法區的);他以這封信向我下達了邦議會諸公的命令,,其后出面要我搬出這個島,并離開他們的轄境。我讀著這封信簡直以為是在做夢,沒有比這樣一個命令更不自然、更不合理、更出乎意料的了,因為,我原來對我的那些預感,一向只看作是一種驚弓之鳥的不安情緒,而不看作是具有若干根據的預見的。我曾采取種種步驟以得到管轄機關的默許,人們又讓我那么安安靜靜地搬到島上來安家,還有好幾個伯爾尼邦的人以及法官自己都曾來訪問過我,而且法官對我又殷勤備至、優禮有加,再加上季節又那么嚴酷,在這時候驅逐一個衰老有殘疾的人出境,未免太慘無人道了。這一切使我和許許多多的人都相信,在這道命令里必然有些誤會,完全是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特意趁這葡萄正在收獲、參議院正在休會的時期,給我突然來這一下打擊。這種失常情況,平撫就象大多數精神病一樣,平撫幾乎整個都是想象的產物,因為他整個一生只和少數幾個女人發生過性的關系,如華倫夫人、拉爾納熱夫人、帕多瓦姑娘、克魯卜飛爾介紹給他的“小女孩”、戴萊絲·勒·瓦瑟,我相信這些就是所有的相好了。不過搞女人最多的人并不是那些談情說愛最多的人。盧梭過多地談情說愛,這就激怒了他的朋友,因為他向他們宣揚了他所信奉而從不付諸實施的道德說教。為了了解整個上流社會和兩個教派對盧梭的嚴重敵對情緒,必須回憶一下一七五0年時使他突然成為紅人的哲學。他,一個聰明的公民,一個與道德為伍的朋友,一個對不純潔的享樂的蔑視者,一個文明的敵人,征服了巴黎。接著,這個戲劇的反對者卻為宮廷寫了一部歌劇。這個驕傲的共和主義者,盡管自己反對這樣做,卻仍接受了蓬巴杜爾夫人賜予的五十個路易。這個夫婦之愛的宣傳捍衛者,卻誘奸了一個很年輕的姑娘并與之同居,過著不道德的生活。這位發表最著名的教育論文的作者卻把自己的五個孩子全送進了育嬰堂,或者至少還為此而夸耀。他就這樣給自己的敵人提供了致命的武器。

  別人。王者首先盛怒傷人,其后出面平撫

這種所謂友誼叫我在家里和在家外一樣地倒霉。幾年來他們和勤·瓦瑟太太那種頻繁的晤談使這個女人對我的態度顯然變了,別人王者首而這種改變,別人王者首當然不會于我有利。他們在這些莫名其妙的密談中究竟討論些什么呢?為什么這樣諱莫如深呢?這個老太婆的談話難道就那么有趣,使得他們這樣喜歡嗎?或者是那么重要,值得這樣嚴守秘密嗎?三四年來,這種密談一直繼續著,我早先覺得是可笑的,這時我再想想,就開始感到詫異。如果那時我知道那女人在為我準備些什么的話,這種詫異是會發展到焦慮不安的程度的。

這種陶醉,先盛怒傷人不管達到了什么程度,先盛怒傷人卻還不至使我忘記我的年齡和處境,不至使我自詡還能博得美人的憐愛,總之,不至使我企圖把我自童年以來就感到徒然燒毀我的心靈而不可能取得結果的烈火再傳遞給一個意中人。我腦子里無此希望,甚至無此欲念。我知道戀愛的時期已經過去了,我充分意識到老風騷的可笑,不會讓自己成為笑柄。我在青春年少時就不怎樣自負風流和信心十足,臨老反而再來這一套嗎?我可不是那種人。而且,我愛安寧,還怕鬧家庭風波;我太真誠地愛我的戴萊絲,不愿叫她看到我對別人的情感比對她的情感更加熱烈而感到傷心。雖然那時期我的尿閉癥一到冬天就不讓我輕松,,其后出面雖然這年冬天有一部分時間我都被迫使用探條,,其后出面然而,總的說來,那還是我自從居住法國以來最甜美、最安靜的一個季節。在壞天氣為我免遭不速之客的侵襲的那四五個月之中,我比以前和以后更能體味到那種獨立、平穩而又樸素的生活,而越享受這種生活,我就越覺得這種生活的價值。當時我別無其他伴侶,只有現實中的兩個女總督。想象中的兩個表姊妹。特別是在那個時候,我日益慶幸我明智地采取了這個決定,不顧那些看我擺脫了他們的羈絆而不高興的朋友們的叫囂;當我聽到狂人謀殺案的時候,當德萊爾和埃皮奈夫人在信里跟我談到那種彌漫巴黎的紛亂和騷動的時候,我是多么感謝上蒼使我遠離了那些恐怖和罪惡的景象啊!否則的話,社會紊亂使我已經養成的那個暴躁脾氣,那些恐怖和罪惡的景象只能使它更加滋長、更加乖戾的;而現在呢,我在我的幽居周圍,只看到賞心悅目、甜蜜美妙的事物,我的心完全沉醉于種種溫馨的感情之中了。這是人家讓我過的最后的寧靜的時刻,我津津有味地在這里記下它們的歷程。在隨著這個安靜的冬季而來的那個春天里,就可以看到我下面要寫的那些災難的胚芽開始萌發了,在這些紛至沓來的災難當中,人們將再也看不到這種間歌時間,能讓我有工夫去喘息一下。

雖然天還很冷,平撫甚至還有些殘雪,平撫大地卻已經開始萌動了;紫羅蘭和迎春花已經開了,樹木的苞芽也開始微綻。我到的當天晚上,差不多就在我的窗前,在毗連住宅的一片林子里就聽到了夜駕的歌唱。我矇眬地睡了一陣之后醒來。忘記了已經遷居,還以為是在格勒內爾路呢。忽然一陣鶯聲叩動了我的心弦,我在狂喜中叫道:“我全部的心愿終于實現了!”我首先關心的就是我對周圍的那些鄉村景物的印象如何。我先不安排我的房間,而是先出去散步。在我的住宅周圍,沒有一條小徑,沒有一片修林,沒有一叢灌木,沒有一塊僻壤,不是我在第二天就跑遍了的。我越觀察這個媚人的幽境,就越覺得它是為我而設的。這地方僻靜而不荒野,使我恍如遁跡天涯。它具有那種都市附近難以找到的美麗景色;你突然置身其中,就絕對不能相信這里距巴黎只有四里約之遙。雖然我受到了普魯士國王和元帥勛爵的保護,別人王者首總算避免了我在避難地方受到迫害,別人王者首可是我沒能避免公眾的、市政官吏的以及牧師們的嘀嘀咕咕。自從法國向我發動攻擊以來,誰要是不至少給我一點侮辱,就不能顯得是好樣兒的,人們怕不照我那些迫害者的榜樣行事,就被看作是不贊成那種做法。訥沙泰爾的上層分子,也就是說該城的牧師集團,首先發難,企圖策動邦議會來對付我。這個企圖未能得逞,牧師們就去找行政長官,行政長官立刻禁了我的書。他是一有機會就要不客氣地對待我的,他透出話風,甚至明白直說,如果我原先想住在城里,人們也是不會容忍的。牧師們在他們辦的《信使》雜志里塞滿了荒謬言論和最無聊的偽善之談,這些言論,盡管使頭腦清楚的人為之齒冷,卻也煽動了民眾起來反對我。但是聽了他們那些話,我畢竟還該感激涕零呢,因為他們能讓我在莫蒂埃住下來,也算是一種不同凡響的恩典了——實際上,莫蒂埃是在他們的權力范圍以外的。他們恨不得用品脫量空氣給我,要我付高價來買。他們要我感謝他們的保護,而這種保護,是國王不顧他們的反對給我的,也是他們不斷努力要給我剝奪掉的。最后,由于他們辦不到這一點,便在盡力損害我、毀謗我之后,拿他們力所不能及的事算作自己的一個功勞,向我夸示他們是如何仁慈,竟容忍我在他們的國土上住下。我原該嗤之以鼻的,可是我太蠢了,竟跟他們生起氣來,并且荒謬到決心不到訥沙泰爾城里去,還把這個決心堅持了近兩年之久。殊不知他們的態度,不論是好是壞,都是不由自主的,始終是受別人推動的。我若注意到他們的態度,反而是太瞧得起他們了。再說,那批既無教養又無知識的人,只看重地位、權力和金錢的人,連做夢也想不到對才智之士應該有所尊重,想不到誰侮辱了才智之士就是丟自己的臉。

雖然我寫這部作品已經五、先盛怒傷人六年了,先盛怒傷人寫得還是不多。寫這一類書是需要沉思默想的,需要閑暇與安靜。而且,我這部書是悄悄地寫的。我不愿意把這個計劃告訴任何人,連狄德羅也沒有告訴。我生怕,對于我寫書的時代和國度來說,這計劃顯得太大膽了,朋友們的驚慌會妨礙我的計劃的執行。我還不知道它能否及時完成,趕在我生前出版。我希望能無拘無束地把我的這個題目所要求的一切都全部發揮出來;我深信,我既沒有喜歡諷刺的脾氣,又絕不想攻擊別人,平心而論,我應該是無可指摘的。當然,我希望能充分利用思想的權利,這是我與生俱來的權利,但同時我始終還是尊敬我必須生活于其治下的這個政府,永遠不違背它的法令;我一面十分謹慎,不去違犯國際法,另一面也不愿意因畏懼而放棄國際法所賦予我的利益。雖然我在內心深處為自己作了個相當光彩的辯解,,其后出面但反駁我的表面現象太多了,,其后出面以致那經常鉗制我而我又無法克服的羞澀竟使我在他的面前活象一個罪人,而他也就常常濫用我這種羞澀,叫我難堪。我舉出一件事,以見這種相互關系的一斑。飯后我把我上年寫給伏爾泰的那封信讀給他聽,這封信,他圣朗拜爾本來早就聽說過的。他在我正念的時候竟然睡著了,而我呢,以前是那么高傲,今天又是這么愚蠢,竟一次也不敢中斷我的朗讀,因此,當他鼾聲不止的時候,我還一個勁兒地在朗讀呢。我的低聲下氣就到了這種地步,他的報復也就達到這種地步;但是他的忠厚之心一向只容許他在我們三人之間進行這種報復。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