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可能逃脫這次險惡的悲難,幽黑的死亡。 他從兜里摸出一把小刀

時間:2019-10-15 02:53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阿里地區

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  我不相信。

們才會行動起來。這是德里的慣例。在德里對有些事情最好視而不見,這次險惡充耳不聞……直到一切都結束之后。麥克一個箭步,死亡挺身而出。他從兜里摸出一把小刀。待那只鳥再一次向艾迪俯沖過去的時候,死亡他迅速揮動小刀,割破大鳥的一只利爪。那一刀砍得很深,鮮血噴涌而出。大鳥退后了,一轉身問麥克俯沖過來。麥克倒在地上,用那把小刀向空中用力揮砍。但是沒有刺中,一只鳥爪擊中了他的手腕,他的手頓時失去了知覺。刀子落在黑暗中。

  便可能逃脫這次險惡的悲難,幽黑的死亡。

麥克一開始不敢確信眼前的東西。他全身的神經和血液都好像凝固了。他吃驚的不只是因為看見任鳥,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一只前胸橘黃、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羽毛灰色的大鳥;而是地窖里的東西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原來以為里面是插在泥土里的鐵機器;但是他看到的是一個鳥巢,里面鋪滿了銀色的干草。那只鳥就坐在中間,眼睛黑得就像是剛剛熬好的瀝青。麥克一面滾爬,這次險惡一面向后看去。只見那只大鳥從地窖中升了出來。它的那雙覆蓋著鱗片的爪子上也是橘黃色。兩個10英尺多長的翅膀扇得地上的草四處飛揚。它不停地尖叫著,這次險惡幾根羽毛掉了下來,盤旋著掉進了地窖里。麥克一面后退,死亡一面想瞅個機會溜走。他想自己如果能閃過亨利,他一定能逃走。亨利的個子大,身體強壯,但是他的行動也很遲緩。

  便可能逃脫這次險惡的悲難,幽黑的死亡。

麥克一直穿過貨運場,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朝那些活動房倉庫跑去。過了倉庫,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還有一道柵欄把貨運場和班倫低地分開。他原打算翻過柵欄,跳到那邊去;但是他突然向右轉身,朝煤坑跑去。這次險惡麥克猶豫了一下說:“到時候就都知道了。”

  便可能逃脫這次險惡的悲難,幽黑的死亡。

死亡麥克又點點頭。

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麥克又點點頭。他聽見鎮里的人也這么說。偶爾瞥過鮑爾斯先生幾眼更加深了這種印象。麥克又看著大家,這次險惡深陷的眼睛流露出一絲疲憊。“所以我認為我們需要投票決定:這次險惡留下再試一次,還是回家。就這兩種選擇。我憑著那個古老的誓言的力量把你們聚集在這里,但是我無法憑著那個誓言的力量把你們留下。那樣會適得其反。甚至更糟。”

麥克又向后退了退,死亡又撿了很多磚塊,死亡一直向煙囪口的方向堆積——如果它再敢進來,他要來個近距離射擊。外面仍然很明亮。已經5月了,天不會黑得太早——但是要是那大鳥要等著他該怎么辦?麥克原來打算收拾完畢回家睡一覺,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但是等收拾好以后,便可能逃脫悲難,幽黑他仍然毫無睡意,于是就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回到了他們開過會的那張桌子。他在桌子旁邊坐下,心想自己的筆記真是奇怪:既像歷史,又像謠傳;既像日記,更像自白。從6月6日起他有3天沒有記過筆記了,現在得彌補上。他停頓了一下,看了看空曠的圖書館,然后開始寫這3天以來發生的事情——首先從打電話給斯坦利。尤利斯寫起。

麥克戰栗著,這次險惡但是沒有移動。麥克戰栗著,死亡向后退去。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