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倆還活在人間,在敵營里,我將用 也是深刻和值得相信的

時間:2019-10-15 02:42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萬盛區

  所有這些生靈都是德北菲爾德家族船上的乘客——他們的歡樂、如果他倆還他們的需要、如果他倆還他們的健康、甚至他們的生存,都完全取決于德北菲爾德兩口子。假如德北菲爾德家的兩個家長選擇一條航線,要把這條船開進困苦、災難、饑餓、疾病、屈辱、死亡中去,那么這些關在船艙里的半打小俘虜也只好被迫同他們一起進去——六個無依無靠的小生命,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們對生活有什么要求,更沒有人問過他們是否愿意生活在艱苦的環境里,就像他們生活在無能為力的德北菲爾德的家中一樣。有些人也許想知道,那個說“大自然的神圣計劃”的詩人①是不是有他的根據,因為近些年來,他的哲學被認為像他的清新純潔的詩一樣,也是深刻和值得相信的。

直到現在,活在人間,克萊爾的父親還是如同往常,活在人間,像小孩子一樣對什么事情都充滿希望;雖然年輕的兒子不能接受那套狹隘的教條,但是他卻尊敬父親身體力行的精神,不能不承認他的父親是一個虔誠的英雄。也許他現在比過去更加尊敬他父親身體力行的精神了,因為他父親在了解他同苔絲的婚事的時候,從來也沒有想到要問她是富有呢還是貧窮。安琪爾正是同樣擁有了這種超凡脫俗的精神,才走上了要當一個農場主的人生道路,而他的兩個哥哥,大概也是因為這一點,才擁有了一個窮牧師的職位。但是安琪爾對他父親的欽佩一點兒也沒有減少。說實在的,盡管安琪爾信仰異端邪說,但是他常常覺得在做人方面,他比兩個哥哥更接近父親。直到這個時候,在敵營里,他們才看見她睡覺的地方,在敵營里,因此就沒有表示反對,而是站在一旁守著,一動也不動,像周圍的柱子一樣。他走到她睡覺的那塊石頭跟前,握住她那只可憐的小手;那時候她的呼吸快速而又細弱,和一個比女人還要弱小的動物的呼吸一樣。天越來越亮了,所有的人都在那兒等著,他們的臉和手都仿佛鍍上了一層銀灰色,而他們身體的其它部分則是黑色的,石頭柱子閃耀著灰綠色的光,平原仍然是一片昏暗。不久天大亮了,太陽的光線照射在苔絲沒有知覺的身上,透過她的眼瞼射進她的眼里,把苔絲喚醒了。

  如果他倆還活在人間,在敵營里,我將用

直到這時候苔絲才看見他的全身。他系一條普通的白色圍裙,我將用腿上打著奶牛場擠奶工人打的綁腿,我將用靴子上沾滿了院子里的爛草污泥;不過所有這些裝束都是本地的裝束。在這種外表之下,看得出來他受過教育,性格內向,性情敏感,神情憂郁和與眾不同。至于苔絲·德北菲爾德,如果他倆還她要把這件事從思慮中清除掉卻沒有那么容易。她好久都打不起精神來再去跳舞,如果他倆還雖然有許多人想做她的舞伴;可是,唉!他們誰說話都不像剛才那個陌生人說得叫人愛聽。她一直站在那兒等著,直到山坡上那個年輕陌生人的身影在陽光中消失了,她才拋開一時的悲哀,接受了剛才想同她跳舞的人的邀請。終于到了舊歷圣母節的前夕,活在人間,農業界的人忙著搬家的熱烈場面,活在人間,只有在一年中這個特別的日子里才會出現。這一天是合同期滿的日子,在燭光節簽訂的下一年的戶外勞動合同,也要從這一天開始。那些不愿意繼續在老地方工作的莊稼漢——或者叫勞工,他們自古以來都叫自己莊稼漢,勞工這個詞是從外面的世界引進來的——就要搬到新的農場上去。

  如果他倆還活在人間,在敵營里,我將用

重新提起這個似乎充斥在全家人頭腦中的話題,在敵營里,使苔絲很不耐煩。周圍的一切沉浸在黑暗和寂靜中。在他們的四周,我將用都是獵苑里長的密密麻麻的古老的水杉和橡樹,我將用樹上棲息的溫柔小鳥還在睡最后的一覺;在樹林中間,大大小小的野兔在悄悄地蹦來跳去。但是恐怕有人要問,苔絲的保護天使在哪兒呢?她一心信仰的上帝在哪兒呢?也許,就像愛諷刺的提什比①說到另一個上帝一樣,他也許正在聊天,或者正在狩獵,或者正在旅行的路上,要不就是睡著了還沒有被人叫醒。

  如果他倆還活在人間,在敵營里,我將用

諸如此類的問題提了出來也就過去了,如果他倆還那一天,如果他倆還簡直是叫人不敢相信的一天,在那一天,她就要變成他的人,那一天很快就要來到了。那個日子就是十二月三十一日,那一天也是除夕。她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她自言自語地說。真的會有這樣的事嗎?他們兩個人就要結合在一起了,什么也不能把他們分開了,他們要共同分擔一切事情;為什么不那樣呢?又為什么要那樣呢?

裝馬車的時候有一兩個友善的鄰居過來幫忙,活在人間,氣氛還有幾分高興。幾件大的家具放好以后,活在人間,又用床和被褥在車上弄了一個圓形的窩兒,預備在路上讓瓊·德北菲爾德和幾個小孩子坐。于是德貝維爾開始罵她咒她,在敵營里,因為她耍了詭計,在敵營里,他就隨心所欲地對她亂罵一氣。他突然掉轉馬頭,想從后面追上苔絲,要把她夾在馬車和樹籬中問。不過他沒這樣做,擔心會把她弄傷。

于是所有的老工人也想起來了,我將用近來有幾頭牛跑到了一塊干草地里,我將用在好幾年前,也是因為一些牛跑進了那塊地里而弄壞了黃油。那一次老板沒有能夠把那股味道分辨出來,還以為是巫術弄壞了黃油。于是他變得心灰意懶,如果他倆還焦灼不安了,如果他倆還他的焦灼不安變得越來越嚴重了。他也在心里想過,他這樣對她是不是有些不公正。他吃飯的時候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喝東西也不知道喝的味道。時光一天天地過去,他回想起已經過去了的那一長串日子中每一個行為的動機,這時候他才看清了他要把苔絲作為自己寶貴財富的想法是同他的所有計劃、語言和行為融合在一起的。

于是他們在樹林里往前走,活在人間,苔絲不時地把頭轉過去,活在人間,看一看安琪爾,雖然他疲憊不堪,一臉憔悴,但是她在他的形貌上一點兒也看不出毛病來。在她的眼里,他無論在形體還是在心靈上,還是像過去一樣完美。他仍然是他的安提諾俄斯①,甚至是她的阿波羅②;他那張滿是病容的臉,今天在她愛情的眼光看來,還是和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一樣,像黎明一樣美麗,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這個人的臉曾經純潔地愛過她,也只有這個人相信她是一個純潔的人。在敵營里,于是他們只談苔絲的事了。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