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狗和兀鷲的利爪,將比登天還難!” 西方的軍事傳統

時間:2019-10-15 02:08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南昌市

  西方的軍事傳統,餓狗和兀鷲特點是崇尚武器,餓狗和兀鷲崇尚實力,崇尚大規模的殺戮和報復,崇尚對外的侵略和征服。他們談論戰爭,總是喜歡把根子追到兩件事上。一是人類的暴力活動,與男人有很大關系,與男人的暴力傾向,特別是性侵犯,有很大關系。二是人類的暴力活動,和動物有關,和打獵有關,和打獵后用獵物作犧牲,進行血祭有關。

很多年前,利爪,有個淘氣的小孩,利爪,也就是我的兒子,當時還是小學生。有一天,歷史課,老師講“四大發明”,我兒子問:“蔡倫發明紙以前,我們用什么擦屁股?”老師大怒,把他趕出課堂。很多年前,比登天還難有人約稿,比登天還難說是給青年學生推薦點文史類的經典,很多人寫,然后湊成一本書。寫什么好呢?約稿人說,你就揀歷史方面自己覺得重要的書,隨便寫,字數在三千字左右,當然,最好通俗一點。我依命行事,臨動筆,想了一下,在我心中,什么夠得上“重要”二字?好像很多也很少,千挑萬選,未必合適,為穩妥起見,還是寫兩本我比較熟悉也比較喜歡的書吧,一本是《史記》,一本是《觀堂集林》。但文章寫成,沒有下文(眼下,這類書倒是大為流行)。最近,承張鳴先生不棄,要我為《新東方》奉獻小文,我素無積稿,翻箱倒柜,只有這點東西在。現在拿出來,真不好意思。書是很普通的書,話是很普通的話,難免老生常談,重復別人講過的東西。說不定,還有什么狐貍尾巴,讓人抓住,也保不齊。我只能這么說,這兩篇舊稿,除大家熟悉的事,有些問題,我是認真想過,其中還是有一點心得體會。

  餓狗和兀鷲的利爪,將比登天還難!”

餓狗和兀鷲很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對下流話也情有獨鐘。他們嫌正規用語過于道貌岸然。很多下流話都是從男性組織,利爪,如陸軍、利爪,海軍、運動隊、酒吧、監獄和其他類似組織發源。從掃大街的到銀行家,甚至美國總統,任何社會階層的男人,他們都有可能說臟話。洪業(1893-1980年)也是古人,比登天還難但不是通常理解的古人。他去世到現在才不過20多年。過去,比登天還難我對洪先生有一點了解,主要是燕京學社的那套《引得》。1974-1975年,我在首都圖書館和北大圖書館研究《孫子兵法》,就是借助這套引得。我了解的是他的書,而不是他這個人。傅斯年說,洪業學問膚淺,他編引得,太機械,不登大雅之堂。但在沒有電腦檢索的時代,說實話,我非常感謝這套《引得》——雖然在用這套《引得》時,我常常忘記洪業,并不在意是誰編了這套《引得》。

  餓狗和兀鷲的利爪,將比登天還難!”

餓狗和兀鷲洪業:得給鬼子上一課(1)利爪,洪業:得給鬼子上一課(2)

  餓狗和兀鷲的利爪,將比登天還難!”

洪業被關了一個星期左右,比登天還難有個韓國人來把洪業領上樓去,比登天還難進入一個研究班討論室,現在用來審囚人了,面積大概7英尺寬9英尺長,一頭有個小窗,另一頭是黑板,中間是張橢圓形桌子,桌上有一疊文件,一個帶著日本軍帽的日本軍官坐那兒讀文件。他見洪業進來便挺直腰坐直,那韓國人走到他身邊一張小凳子上坐下,對洪業用中國話說:

洪業便舉了好幾個例子,餓狗和兀鷲西方從亞歷山大講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德王威廉第二。洪業說:我戲稱為“畜生人類學”的這門學問,利爪,其實是屬于比較動物學和動物行為學的范疇,利爪,即很正經的學問。如奧地利人康拉德·勞倫茲(Konrad Lorenz,1903-1989年),他的著作就是代表作。1973年,康氏曾與其他兩位科學家共同獲得諾貝爾生理和醫學獎。他的系列著作,如《所羅門王的指環》、《狗的家世》、《攻擊的秘密》和《雁語者》,近有中國和平出版社1998、2000年出版的中文譯本,可參看。康氏把他從動物行為中觀察到的現象運用于人類,認為這是人類自我認識的重要途徑,對我啟發很大,特別是他對攻擊行為的研究。比如從對海魚行為的觀察,他得出結論說,“除非受饑餓的影響,它們只對同類的魚發出猛烈攻擊。我從未見到不同種類的魚互相攻擊,縱使它們天生都極富攻擊性”,“猛烈的攻擊行為幾乎只出現在色彩鮮艷的種類身上”,就對了解我們的“窩里斗”很有幫助。還有,他的“烙印”理論,也對教育的研究很有啟發。康氏的理論,曾引發道德風暴和理論非議,特別是他講過,人類的好斗、好戰和動物的攻擊本能有關。有人說他是“愛因斯坦之輩的偉人”,也有人說他是“科學罪犯”。康氏的書具有科普性質,文筆生動,我愛看。

我先說第一個問題,比登天還難即高校要不要改革,比登天還難我說要改。但問題是誰改,改誰,改什么,怎么改,事情要講個明白,不能糊里糊涂地改。比如殺貧濟富,頭疼醫腳,這么個改法,我就不太贊同。改和改,可能根本不是一回事。你不能光把“改革”二字塞給我,就叫我五體投地,忠心擁護。過去,服務態度差的那陣兒,我去商店買奶粉,我說,同志,請你把這樣那樣拿給我,讓我比較一下。他說,嘿,你買不買,不買走人,奶粉是吃的不是看的。這種一上來就讓你別無選擇的態度就不太好。過去,我們的說話習慣,是開口先講,我代表什么什么,前提多大多大。我代表黨中央,代表幾千萬黨員,代表多少億人民。你一上來先得掂量一下,哦,他可是上有領導,下有群眾,代表現在,代表未來,該代表的他都代表了,當然只能喊“就是好”,“就是好”,所有人都會這么說。現在輪到改革,也是這么一件事。有些人說的改革,那只是個前提,內容怎么樣,你就別管了。我想,餓狗和兀鷲韓非子的話最合適。他說,餓狗和兀鷲伯樂相馬,是讓他最討厭的學生去相千里馬,而讓他最喜歡的學生去相拉車的馬。道理是什么呢?因為千里馬是千載難逢,指望它是耽誤事。而拉車的馬,每天都在賣,大家更需要(《韓非子·說林下》)。這話和當代精神很合拍(當代思想在骨子里是法家思想)。因為你想,如果花天價,買天馬,那筆錢是足夠買一大批拉車的馬,買驢更多。

我想,利爪,幸虧小熊分的是面餅,利爪,都要,不妨多烙幾張。可如果碰上金銀珠寶大鉆石,怎么辦?總不能砸爛搗碎,一人一個碎渣兒。驢可伙著使,老婆不能輪著睡。所以,經濟學家講了,狐貍拿大頭,小熊拿小頭,這是我們的惟一選擇。我想就馬克夢的第二本書說兩句話。這本書和他的第一本書一樣,比登天還難也是討論廣義的“男女之事”。我國的“男女”有雙重含義,比登天還難不光指男女交接之術的“性”(sexuality),也指性別研究的“性”(gender),以及兩性之間的關系(male-female relations)。“性”是日本人造的怪詞,不能曲盡其妙,還易滋生誤解。此書是研究18世紀中國小說中的sexuality and male-female relations,題目很清楚。《老子想爾注》說“男女之事,不可不勤也”,現在的流氓也說“cào一cào,十年少”,這類興趣,我們都有,但窄了點,不能概括這本書的全部內容。他跟我說,他為什么研究這類問題,主要還是生活中的困惑。我也一樣。人類只有兩大類(當然,嚴格講還不止兩類),這一半了解那一半,簡直就是哲學問題,一輩子都琢磨不透。特別是,這類問題,還有他在第三本書里討論的問題,都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困惑的問題。在序言里,他說,他很遺憾,他媽媽沒看到這本書就去世了。前年在香港教書,他特意來會我,我說,我媽媽剛去世,“夢里依稀慈母淚”,勾起他對母親的回憶。他說,他收拾母親留下的遺物,難禁傷心;他是在單親家庭中由媽媽帶大,母親的去世給他打擊很大。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