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里斯、斯巴達和鴿群飛繞的墨塞的兵勇, ……現在靠近赤道了

時間:2019-10-15 02:55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珠海市

  ……現在靠近赤道了,法里斯斯巴在酷暑中遇上了一場暴風雨。運輸船前進著,法里斯斯巴一面搖晃它的床鋪、傷員和病人,在這類似季風轉向時的動蕩的、波浪滔天的海面上,一直飛快地前進著。

“那么,達和鴿群飛”她說,“你自個兒燒吧,上校。”“那么,繞的墨塞”醫生同樣平靜地回答他,“把藥瓶還我。你再也不需要它了。”

  法里斯、斯巴達和鴿群飛繞的墨塞的兵勇,

“那么,兵勇,”有人笑著對她說,“今年不是萊奧波丁娜號就是瑪麗·貞妮號要撿返航的掃帚把了。”“那么,法里斯斯巴你就不要白白地折磨自己了,法里斯斯巴”神父滿有把握地大聲說:“多年以前,這兒就有一條街用過這個名稱,當時的人都習慣用街名來給自己的兒女起名字。”“那么,達和鴿群飛你們呢,你們這群海盜,海賊,海里的毒種?……”

  法里斯、斯巴達和鴿群飛繞的墨塞的兵勇,

“那是真的,繞的墨塞”烏蘇娜回答。“雨一停,我就要去了。”兵勇,“難道可以跟親姑姑結婚嗎?”驚異的奧雷連諾·霍塞問道。

  法里斯、斯巴達和鴿群飛繞的墨塞的兵勇,

“難道政府就不保護我們免于遭受這些危害嗎?”對這樣一個問題的回答是:法里斯斯巴 “能力有限。”在保護消費者免遭殺蟲劑危害的活動中,法里斯斯巴食品與藥物管理處由于兩 個原因而大受限制。第一個原因是該管理處只有權過問在州際進行貿易運輸的食品; 它完全無權管轄在一個州內部種植和買賣的食物,不管其中有多少違法亂紀的事。 第二個原因是一個明擺著的事實,即在這個管理處的辦事員為數甚少,他們不足六 百個人! 卻要從事十分繁雜的工作,根據食品與藥物管理處的一位官員談,僅僅只 有極少量的州際貿易的農產品(遠小于百分之一)能夠利用現有設備進行抽樣檢查, 這樣取得的統計結果是有漏洞的。至于在一個州內生產和銷售的食物,情況就更糟 了,因為大多數州在這方面根本沒有完整的法律規定。

“呢,達和鴿群飛”她向孩子說,“現在告訴我吧:天使拉斐爾的衣服是啥顏色呀?”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只好向自己的房間走去,繞的墨塞連菲蘭達孤寂的出殯也沒去看一眼。有時,繞的墨塞他從敞開的廚房門里望見霍·阿卡蒂奧氣喘吁吁地在房子里走來走去,深夜聽到一間間破舊的臥窒里傳來他的腳步聲。不過他一連幾個月都沒聽到霍·阿卡蒂奧的嗓音,倒不是因為霍·阿卡蒂奧沒跟他談話,而是因為他自己既沒有談話的愿望,也沒有時間考慮羊皮紙手稿以外的其他事情。菲蘭達死后,他從地窖里取出僅存的兩條小金魚中的一條,到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那家書店里去買他需要的那幾本書。他路上見到的一切都沒引起他的任何興趣,也許是他沒有什么可以回憶的,沒有什么可跟看見的事物相比較的;那些荒涼的街道和無人過問的房子,就跟以往一些日子他所想象的完全一樣,當時只要望上它們一眼,哪怕獻出整個身心他都愿意,從前菲蘭達不準他出門,這一次是他自己允許自己的;他決心走出房子,不過僅這一次,在最短的時間里,懷著唯一的目的,所以他一刻不停地跑過十一條街道,正是這十一條街道把他家的房子和那條昔日有人圓夢的小街遠遠地隔開。他心里卜卜直跳,走進一間雜亂、昏暗的屋子,屋子里連轉身的地方都沒有。看來,這不是一家書店,而是一座舊書公墓,一堆堆舊書毫無秩序地放在螞蟻啃壞的、布滿蜘蛛網的書架上,不但放在書架上,還放在書架之間窄窄的過道里,放在地板上。在一張堆放著許多巨著的長桌上,店主正在不停地寫著什么,既無頭也無尾;他在練習簿里撕下一張張紙兒,寫滿了彎彎扭扭的紫色小字。他那漂亮的銀白色頭發垂在額上,猶如一綹白鸚鵡的羽毛。他象那些博覽群書的人一樣,滴溜溜的小眼睛里閃著溫和善良的亮光。他滿身大汗地坐在那兒.只穿著一條短褲,甚至沒有抬頭看來人一眼。在這亂得出奇的書堆里,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沒有特別費勁就找出了他需要的五本書,它們正好放在梅爾加德斯指點過的地方。他一句話沒說,就把挑選出來的幾本書和一條小金魚遞給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加泰隆尼亞人翻了翻書,眼臉又象蛤殼似地合上了。“你該不是瘋了吧,”他講了一句家鄉話,聳聳肩膀,又把書和金魚遞給奧雷連諾·布恩蒂亞。

奧雷連諾。霍寒回來之后過了幾個月,兵勇,一個身姿優美、兵勇,發出茉莉花香的女人來到馬孔多烏蘇娜家里,還帶來了一個約莫五歲購孩子,女人說這孩子是奧雷連諾上校的兒子,希望烏蘇娜給他命名。這無名孩子的出身沒有引起仟何人的懷疑:他正象當年第一次去參觀冰塊的上校。女人說,孩子是張開眼睛出世的,而且帶者成年人的神情觀察周圍的人,他一眨不眨地凝視東西的習慣,叫她感到驚異。“跟他父親一模一樣,”烏蘇娜說。“只差一點:他的父親只要用眼睛一瞧,椅了就會自己移動。”孩子給命名為奧雷連諾,隨母親的姓,——根據法律,他不能隨父親的姓。除非父親承認他。教父是蒙卡達將軍。阿瑪蘭塔要術把孩子留給她撫養,可是孩子的母親不同意。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發表關于蟑螂的演說的那天下午,法里斯斯巴辯論是在馬孔多鎮邊一個妓院里結束的,法里斯斯巴姑娘們因為饑餓都睡覺去了。鴇母是一個面帶笑容的、假惺惺的人,不斷的開門關門使她有些不耐煩。她臉上的笑容似乎是為容易上當的主顧裝出來的,主顧們卻認真地領受這種微笑,而這種微笑只是一種幻覺,實際上并不存在,因為這里可以觸摸的一切東西都是不真實的:這里的椅子,人一坐上去就會散架;留聲機里的零件換上了一只抱蛋的母(又鳥),花園里都是紙花,日歷上的日子還是香蕉公司來到之前的日子,畫框里鑲著的畫是從沒有出版過的雜志上剪下來的,就拿附近地區來的那些羞怯的小娘兒們來說,鴇母一喊接客,她們除了裝模作樣,什么也不會干。她們穿著五年前剩下的瘦小的花布衫出現在嫖客面前,一句問候的話也不說,她們天真無邪地穿上這些衣服,同樣天真無邪地脫去這些衣服。情欲達到高潮時,她們會大叫“天哪”,并且看著天花板如何坍塌下來。拿到一比索五十生地之后,她們便立刻去向鴇母買夾干酪的面包卷來吃。那時鴇母會笑得更甜了,因為只有她知道,那些食物也都是騙人貨。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當時的生活,開頭是閱讀梅爾加德斯的手稿,最后是到尼格羅曼塔的床上。他在妓院里,發現了一種醫治羞怯癥的笨辦法。起初,他毫無進展,他呆在房間里,鴇母在他們興致正濃的時刻走進來,把相親相愛的迷人之處向他倆作一番介紹。不過,時間一長,他開始熟悉人世間的不幸了,因此在一天夜里,情況比往常更加令人心神不定,他在小小的接待室里脫光了衣服,拿著一瓶啤酒,以他那不可思議的男子氣概,跑著穿過那座房子。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把鴇母始終笑臉迎客的態度看做一種時髦作風,既不反對,也不相信,就象杰爾曼為了證明房子并不存在而要燒掉房子一樣,也象阿爾豐索擰斷鸚鵡的脖子,扔進滾沸的燉鍋里一樣,他都無動于衷。

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感到,達和鴿群飛有一種共同的感情和友誼把他跟四位朋友聯結在一起,達和鴿群飛他一想到他們,就仿佛他們是一個人。盡管如此,他還是比較接近加布里埃爾。這種關系是一天晚上產生的,當時他偶然提到了奧雷連諾上校,只有加布里埃爾一個人認為他不是在說笑話。甚至通常并不參加爭論的鴇母,也擺出一副太太們特有的激憤樣兒,爭辯地說:她有時確實聽說過奧雷連諾上校這個人,他是政府為了找個借口來消滅自由黨而捏造出來的一個人物。加布里埃爾卻不懷疑奧雷連諾上校真有其人,因為他曾和他的曾祖父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一起打過仗,他們是親密的朋友。大家提到屠殺工人的事件時,記憶中的那些陷坑就變得特別深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每次提起這件事,不僅鴇母,甚至比她年長的人,都會起來駁斥那些神話,說工人們在車站上被軍隊包圍,兩百節車廂裝滿了死尸運往海邊,這些都是虛構的,他們甚至還堅持說,在司法文件中以及小學教科書上,一切都講得明明白白:香蕉公司從來不曾有過。這樣,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和加布里埃爾就有了一種共同的關系,這種關系的基礎就是他倆相信誰也不相信的事實。這對他倆的生活影響相當大,結果他倆都發現自己偏離了一切都已消亡、只剩下思鄉病的世界潮流。加布里埃爾不管在什么地方,有空就睡覺。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在首飾作坊里接待過他好幾次,但是加布里埃爾卻整夜整夜睡不著覺,被那些穿過臥室的死人鬧得無法安寧,直到天亮。后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把加布里埃爾交給尼格羅曼塔,她閑下時就把他帶到她那從不得空的房間里,在門背后劃上幾條直杠,記下他的賬,這些記號與奧雷連諾的欠賬緊緊地挨著。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告訴她之后,繞的墨塞皮拉·苔列娜發出一陣大笑,繞的墨塞一種胸襟豁達的笑聲,最后就象鴿子咕咕地叫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心中沒有她猜不透的秘密,因為一個世紀的歲月和經驗告訴她,家庭的演變就象一架機器,不可避免地要有反復,就象一只輪子,若不是由于無可補救的磨損而需要更換新輪軸,它就會永遠轉動下去。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