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了親爹鐘愛的老舅,阿瑞斯的后代, 她看了看她母親的信

時間:2019-10-15 02:06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阿克蘇地區

  她看了看她母親的信,打死了親爹也沒什么可說的,打死了親爹彼此說了兩句互相寬慰的話,不過大家心里都有這樣一個感想,萬一母親要是遭到了不幸,大家不免要責備自己,當時沒有堅持著叫她到上海來。杰民當然是沒有辦法,他自己也沒有地方住,他是住在銀行宿舍里。偉民那里也擠得很,一共一間統廂房,還有一個丈母娘和他們住在一起,他丈母娘就這一個女兒,結婚的時候說好了的,要跟他們一同住,靠老終身。曼楨和他不同,她并不是沒有力量接她母親來。自從淪陷后,只有商人賺錢容易,所以鴻才這兩年的境況倒又好轉了,新頂下一幢兩上兩下的房子,顧太太要是來住也很方便,但是曼楨不愿意她來。曼楨平常和她兩個弟弟也很少見面的,她和什么人都不來往,恨不得把自己藏在一個黑洞里。她自己總有一種不潔之感。

鐘愛的老舅世鈞——他到底還在上海不在呢?他可會到這兒來找她?世鈞替叔惠餞行,,阿瑞是在一個出名的老正興館,后來聽見別的同事說:“你們不會點菜,最出色的兩樣菜都沒有吃到。”

  打死了親爹鐘愛的老舅,阿瑞斯的后代,

世鈞聽到這里,后代,也有點明白了。世鈞聽見說他嫂嫂來了,打死了親爹他本來睡了一覺之后,打死了親爹人已經好多了,這就坐起身來,穿好了衣服,下樓來見她。他猜想她的來意,或者是為了小健。小健這孩子,聽說很不長進,在學校里功課一塌糊涂,成天在外頭游蕩,當然這也要怪大少奶奶過于溺愛不明,造成他這種性格。前一向他還到世鈞這里來借錢的,打扮得像個阿飛。借錢的事情他母親大概是不知道,現在也許被她發覺了,她今天來,也說不定就是還錢來的。但是世鈞并沒有猜著。大少奶奶是因為今天有人請客,在一個館子里吃飯,剛巧碰見了翠芝——人家請客,是在樓上房間里,翠芝和叔惠是在樓下的火車座里,大少奶奶就是從他們面前走過,看見翠芝好像在那兒擦眼淚。大少奶奶是認識叔惠的,叔惠卻不認識她了,因為隔了這些年,而且大少奶奶現在完全換了一種老太太的打扮。叔惠不認識,翠芝看見她也視若無睹,大概全神都擱在叔惠身上。大少奶奶當時就也沒跟他們招呼,徑自上樓赴宴。席散后再下樓來,他們已經不在那里了。大少奶奶回去,越想越覺得不對,因此當天就到世鈞這里來察看動靜。她覺得這事情關系重大,不能因為翠芝是她娘家的表妹便代為隱瞞,所以她自以為是抱著一種大義滅親的心理,而并不是幸災樂禍。世鈞聽見她這樣問著,鐘愛的老舅就猜著她一定是想起那封信來了。

  打死了親爹鐘愛的老舅,阿瑞斯的后代,

世鈞聽見這話,,阿瑞一時倒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阿瑞也不便怎樣向她道謝,惟有怔怔地望著她笑著。曼楨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一扭身伏在陽臺欄桿上。這家館子是一個老式的洋樓,樓上樓下燈火通明,在這臨街的陽臺上,房間里面嘈雜的聲浪倒聽不大見,倒是樓底下五魁八馬的豁拳聲聽得十分清晰,還有賣唱的女人柔艷的歌聲,胡琴咿咿呀呀拉著。曼楨偏過頭來望著他笑道:“你不是說不來的么,怎么忽然又來了?”世鈞卻沒法對她說,是因為想看見她的緣故。因此他只是微笑著,默然了一會,方道:“我想你同叔惠都在這兒,我也就來了。”世鈞聽了,后代,不由得把兩道眉毛緊緊地皺在一起,道:“怎么變成我的女朋友了?笑話!

  打死了親爹鐘愛的老舅,阿瑞斯的后代,

世鈞聽她的口吻就有點明白了,打死了親爹她一定是和母親慪氣跑出來的。翠芝這一向一直很不快樂,打死了親爹他早就看出來了,但是因為他自己心里也很悲哀,而他絕對不希望人家問起他悲哀的原因,所以推己及人,別人為什么悲哀他也不想知道。說是同病相憐也可以,他覺得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比和別人作伴要舒服得多,至少用不著那樣強顏歡笑。翠芝送他們的那只狗,怯怯地走上前來搖著尾巴,翠芝放下書給它抓癢癢,世鈞便搭訕著笑道:“這狗落到我們家來也夠可憐的,也沒有花園,也沒有人帶它出去遛遛。”翠芝也沒聽見他說些什么。世鈞忽然看見她的眼眶里充滿了淚水,他便默然了。還是翠芝打破了這沉默,問道:“你這兩天有沒有去打網球?”世鈞微笑道:“沒有。你今天去不去?一塊去吧?”翠芝道:“我打來打去也沒有進步。”她說話的聲音倒很鎮靜,跟平常完全一樣,但是一面說著話,眼淚就簌簌地落下來了,她別過臉去不耐煩地擦著,然而永遠擦不干。世鈞微笑著叫了聲:“翠芝。”又道:“你怎么了?”她不答應。他又呆了一會,便走過來坐在她身邊,用手臂圍住她的肩膀。

世鈞聽她的口吻可以聽得出來,鐘愛的老舅他和曼楨的事情是瞞不過她的,鐘愛的老舅她完全知道了。曼楨住在這里的時候,沈太太倒是一點也沒露出來,世鈞卻低估了她,沒想到她還有這點做功。她哥哥嫂嫂都微窘地笑了。他們都記得那人拉著她手不放,,阿瑞被她用油燈燒了手。

她哥哥嫂子大概倒是從來沒想到在她身上賺筆錢,后代,一直當她賠錢貨,后代,做二房至少不用辦嫁妝。至今他們似乎也沒有拿她當作一條財路,而是她攔著不讓他們發筆現成的小財。她在家里越來越難做人了。她掛上電話,打死了親爹就撥了世鈞的號碼。若在前幾年,打死了親爹這簡直是不能想象的事,但是她現在的心境很明朗,和從前大不相同了,自從離婚以后,就仿佛心理上漸漸地健康起來。她現在想起世鈞,也覺得時間已經沖淡了一切,至多不過有些惆悵就是了。但是一面撥著電話號碼,心里可就突突地跳了起來。其實很可以不必這樣,即使是世鈞自己來聽,也無所

她還沒坐定,鐘愛的老舅顧老太太就夾七夾八地搶著告訴她:鐘愛的老舅“慕瑾到上海來了,你媽有沒有跟你說,他現在住在我們這兒?他娘死了,特為跑來告訴我們,這孩子,幾年不見,比從前更能干了,這次到上海來,給他們醫院買愛克斯光機器。剛過三十歲的人,就當了院長,他娘也是苦命,沒享到幾年福就死了,我聽見了真難受,幾個侄女兒里頭,就數她對我最親熱了——哪兒想得到的,她倒走在我前頭!”說著,又眼淚汪汪起來。她還是從抽屜里取出一條折疊得齊齊整整的毛巾,,阿瑞在叔惠喝剩的一杯開水里蘸濕了,,阿瑞遞了過來。世鈞只得拿著,一擦,那雪白的毛巾上便是一大塊黑,他心里著實有點過意不去。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