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人大海。河岸邊,我們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時間:2019-10-15 02:13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宿州市

屁股分兩邊,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許半仙琢磨了孔素貞半天,岸邊,我們不明白。嚴格地說,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吳蔓玲這個支部書記的威信并不是靠她的親和力建立起來的,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而是在東風牌柴油機和水泵進村的那一刻建立起來的。建立的同時也得到了最后的鞏固。不僅是王家莊的人,就連全公社的人都聽說了,吳蔓玲“前途無量”。吳蔓玲自己當然不會說什么,但是,洪主任的話還是進入了吳蔓玲的肺腑了,她自己也是這樣相信的。在后來的歲月里,吳蔓玲的內心一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撐著她,她變得無比地堅定,什么都不能改變。她一次又一次地放棄了離開王家莊的機會,她相信,只要她堅持住,她在王家莊就一定會“前途無量”。

  倒人大海。河岸邊,我們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秧苗們長在地里,岸邊,我們長勢喜人。慢慢地,岸邊,我們它們的葉子由嫩綠變成了深綠,由深綠變成了碧綠,現在,從遠處看都有點發烏了,烏溜溜的,散發出茁壯的、生猛的油光。比較下來,王家莊的水稻長勢要更好一些,沒有別的,王家莊的灌溉做得更好。水稻不是麥子,麥子喜歡旱,土壤里的水分過多它的根系反而要爛。水稻就不一樣了,水稻離不開水。在大部分的時間里頭,水稻就站在水里,一缺水它就蔫了。當上大隊支部書記之后,吳蔓玲沒干別的,她的第一件工作就放在了水利上。她來到了公社,直接撲到公社革委會的食堂,把革委會的洪主任堵在了酒桌上。吳蔓玲童言無忌,當著這一桌子的革委會領導,一上來就批評洪主任,甚至把洪主任的綽號都用上了,吳蔓玲說,“洪大炮”你不支持年輕干部的事業。洪大炮參加過渡江戰役,在殺聲震天的戰場上留下了后遺癥,一開口說話就成了美國生產的直徑25毫米的榴彈炮。洪大炮望著吳蔓玲,不停地眨巴眼睛,很寬的腮幫子笑起來了。洪主任放下酒盅,嗓子反而小了,先請“小吳支書”坐下來,把問題“放在桌面上”,“慢慢談”。吳蔓玲坐了下來,沒說別的,伸出手來向高主任要東西。一共是兩樣:一臺東風二十五匹的柴油機,一臺水泵。吳蔓玲到底是一個有腦子的人,她向革委會討要機械化的灌溉設備說明她有眼光了。這么些年了,王家莊的灌溉一直沿用的是最原始的老風車,老風車架在河邊上,像天空上面一大摞子大補丁似的。遇上無風的日子,再大的補丁也頂不上用場。還是要靠人力,用雙腳去踩水車。一大群壯勞力漢子只能吊在水車上,跟掛了一大排的咸肉差不多,實在也解不了大地的渴。吳蔓玲坐在洪大炮的斜對面,把她的巴掌攤在洪大炮的面前,撒嬌了,說:“洪大炮你給還是不給?”洪大炮望著吳蔓玲的巴掌,望著吳蔓玲的胳膊,附帶瞅了一眼吳蔓玲的胸,沒有說話。他把桌子上的半瓶“洋河大曲”拎起來了。說:“先喝酒。”吳蔓玲撒嬌撒到底,說:“不跟你喝。”洪大炮看了看四周的人,很寬很寬地笑了,說:“小吳啊,你要是有膽子把酒瓶里的酒喝了,東風二十五,我給,水泵,我也給。”吳蔓玲沒有猶豫,她的動作是迅速的,說風馳電掣都不為過。吳蔓玲提起“洋河大曲”的瓶頸,仰起脖子就灌。臨了,放下了酒瓶,直了直脖子,眼眶里全是淚光。吳蔓玲小聲說:“洪主任,我代表王家莊六百五十九位貧下中農,謝你了。”場面本來是喧鬧的,輕松的,吳蔓玲在她的壯舉之后附帶上了這么一句,突然感人了。不知道從哪里滋生出了動人的力量。酒桌上安靜下來。洪大炮說:“小吳,你打個報告來。”吳蔓玲沒有“打”,直接從軍用挎包里取出一張紙,攤在了洪主任的面前。這一著洪主任沒有料到,開始摸身上的口袋。他在找筆。吳蔓玲拿出鋼筆,擰開筆帽,十分端正地送到了洪主任的右手邊。吳蔓玲說:“洪主任,酒我喝了,反正我也喝醉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每天盯著你,你在哪里吃我就在哪里吃,你在哪里睡我就在哪里睡。”這話說的,不講理了,好笑了,本來已經很動人的場景突然又激昂起來。每一個人都在笑。吳蔓玲卻渾然不覺。洪主任沒有笑。他神情嚴肅地望著大家,嗓子里突然發射出七顆榴彈炮炮彈:“同意的鼓掌通過!”酒桌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洪大炮在吳蔓玲的報告上寫上“同意”,站起來,拍著吳蔓玲的肩膀,用鋼筆的另外一端戳了戳吳蔓玲的額頭,又戳了戳吳蔓玲的鼻尖,十分疼愛地說:“個小鬼。”洪主任后來補充了四個字:“前途無量。”要是細說起來,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吳蔓玲當上了村支書,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混世魔王雖說嫉妒,私下里還是挺高興的。他看到了希望。混世魔王偷偷摸摸地給自己算過一筆賬:一,下一次再有什么機會,吳蔓玲已經是村支書了,她是王家莊的核心力量,自然不能走,剩下來的,除了自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二,混世魔王前幾次沒走成,問題出在“群眾基礎”上,但是,那只是個漂亮的借口,根子還在“支部”那兒。現在,吳蔓玲是支書了,再怎么說,終究是“自己人”,順水的人情她一定會做的。所以,綜合起來看,混世魔王的形勢是利大于弊了,正朝著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機會說來就來,吳蔓玲當上支部書記不久,興化縣中堡公社的磚瓦廠招工了。混世魔王用書面的形式正式提出了請求,他要到公社的磚瓦廠去當工人。吳蔓玲攔住了,沒有簽字。不同意。吳蔓玲是一個爽直的人,沒有找任何借口,一針見血,不同意。她在支部大會上說:“問題的關鍵是,混世魔王知不知道什么叫磚頭?什么叫瓦?一個人,連他自己都不想做一塊磚頭,都不想做一塊瓦,你還能指望他做什么?”吳曼玲說,磚頭,還有瓦,說到底還是泥土,然而,不同于一般的泥土。磚頭和瓦是上規矩、成方圓的泥土,是經過烈火考驗的泥土。對混世魔王來說,他最需要的是從模子里走一遭,從烈火中滾一遭。他最需要的不是變成磚瓦,是做好泥土。這是一個基礎。這一次的打擊對混世魔王來說是致命的。這就是說,他不僅沒有資格成為磚頭,成為瓦,他連做一塊泥土的資格都沒有具備。前面的努力算是白費了。混世魔王終于看清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他這一輩子是走不掉了。比較起“別人”來,被“自己人”踩在腳底下,那才是最糟糕的。什么叫“自己人踩自己,踩得兩頭都冒屎”?這就是了。混世魔王一下子就明白了,吳蔓玲是舍不得放他走的。他必須作為吳蔓玲的陪襯生活在王家莊,沒有混世魔王的道高一尺,哪里有她吳蔓玲的魔高一丈?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嘛。這一比,就把吳蔓玲的光芒萬丈給襯托出來了。吳蔓玲多機靈的一個人,怎么肯放他走?人家舍不得吶。那就呆著吧。混世魔王死心了,踏實了。不能到公社里做一塊磚,一片瓦,還不能在王家莊做一根草么?做草好。做草好哇。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喝西北風都能夠一綠一大片。這么一想混世魔王反而高興了,明白了,心里想,操你奶奶的,我走不了,你不也走不了?那咱們兩個就這么耗著。你是賣鮮魚的,我是賣咸魚的,我倒要看看是你這條鮮魚經得起耗,還是我這條咸魚經得起耗。夜深人靜,岸邊,我們整個王家莊都睡了,岸邊,我們差不多已經是下半夜。端方躺在床上,睡不著。春淦和紅粉膩膩歪歪地躲在角落里說話,傍晚時分端方可是都看見了。端方不是沒有心上的人,可是,他的三丫又在哪里呢?端方想起了孔素貞的話:拜托了!看起來還是這個女人從中作梗了。端方一骨碌坐了起來,掀開了蚊帳,愣愣地,坐在了床沿上。而褲襠里的東西也硬了,怎么勸都軟不下來。

  倒人大海。河岸邊,我們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夜已經很深了,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所有的閑人都走光了,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榆木疙瘩、大棒子媽、大棒子的弟弟、妹妹、佩全、端方、端方的父母,枯坐在堂屋的四周,中間躺著什么都不是的大棒子。除了大棒子的母親有一搭沒一搭地哭,再也沒有一點動靜。想來大棒子的母親也哭不動了。沒有人說話。長明燈亮著,所有的眼睛都望著長明燈,視而不見,散了光,憂郁而又木訥。就這么干坐著,不吃,不喝,光出汗。端方想,看來不會再有什么大的動靜了,人累到一定的時候,就會特別地安靜,想來不會再有什么舉動了。一直努力著為端方做媒的大辮子帶來了好消息,岸邊,我們卻不是時候。女方的母親也是,岸邊,我們別的倒不急,一定要先把端方拉過來,“相”一下。沈翠珍有些為難。眼下的端方鼻青臉腫的,臉上的傷還淤在那兒,怎么見面呢。沈翠珍說,端方現在的模樣“絕對不是他真實的水平”。大辮子不說話,想了想,說:“起碼要看一眼相片吧。”這可把沈翠珍難住了,端方哪里有相片?他這樣的家境,哪里拍得起。好在沈翠珍是一個活絡的女人,有主意了,立即把端方的高中畢業合影翻了出來,用指甲在端方的下巴那兒劃了一道很深的痕。大辮子接過畢業照,雖說一眼就找到了端方,畢竟是合影,小模小樣的,臉上的七孔也不清晰,看不出什么來。大辮子接過端方的高中畢業照,笑了,說:“翠珍哪,你真是有主意,做女人真是屈了你這塊料了。”

  倒人大海。河岸邊,我們等待著神圣的黎明,

意外的景象在圍墻上,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有些異樣了。孔素貞放下淘籮,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走了上去,扁豆和瓜藤都被扯斷了。散亂而又衰敗。是誰呢?是誰還看不得他們家的這點扁豆和南瓜呢?但孔素貞突然就看見腳印了,是人的腳印。是一個成人的腳印。不是在外面,而是在自家的天井里面。就在扁豆架子的下邊。腳印還有它的方向,是朝著他們家的房子去的。孔素貞點上了大貴的旱煙鍋。她的手在抖。她的身子在抖了。她的旱煙鍋也在抖。孔素貞不理它,它抖它的。孔素貞只是慢慢地吸煙,吸得很深,呼得很長,靠旱煙慢慢地調息。一袋煙吸完了,主意也已經拿定了。馬上托人,把三丫嫁出去。不能讓她在這個家里呆了,不能讓她在王家莊呆了!這一回孔素貞鐵了心了,不挑,不揀,男的就行。用麻袋裝也要把她裝走。一塞進洞房,那就由不得她了。三丫,當媽的得罪了。八點剛過,端方徑直來到了大隊部。吳蔓玲的手里頭捧著昨天下午剛剛來到的《紅旗》雜志,正帶領著村支部的一班人領會中央的指示精神。端方跨過門檻,也不說話,一屁股坐在了吳蔓玲的身邊。吳蔓玲看著端方,說:“端方哪,支部在學習,你有事是不是下午再過來?”言詞里頭很客氣了。這一回端方卻沒有領吳蔓玲的情,一上來就氣勢洶洶:“光學習有什么用?關鍵是抓事情!”這句話重了,隱含了嚴肅、重大而又迫切的內容。吳蔓玲笑笑,把《紅旗》雜志合起來,放在膝蓋上,閉了一下眼睛,說:“出了什么事?說出來聽聽。”端方卻不說。吳蔓玲收斂了笑,認真地說:“端方,說出來聽聽。”端方說:“村子里有人在搞封建迷信活動,在拉攏和腐蝕年輕人,支部知道不知道?”端方丟下了這個問題,然后,用眼睛逐個逐個地看大家。大隊會計王有高,也就是大辮子的丈夫接過話,說:“紅口白牙,端方,說話要有證據。”端方沒有再說什么,反而輕描淡寫地冒了一句:“跟我來。”

因為激動,岸邊,我們許半仙的語句斷斷續續,岸邊,我們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懂了,她的意思是好的,有她的進步性。現在,每一個人都知道昨天夜里王家莊發生什么了。吳蔓玲的眼睛在屋子里瞄了一圈,最終落到了佩全的身上。吳蔓玲對佩全說:“去,都抓起來。一個都不要放過。”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興隆說:“你還想不想當兵去?”

興隆真的是困得厲害。他只想像紅旗那樣,岸邊,我們平躺在船艙里,岸邊,我們好好地睡上一個囫圇覺。五分鐘也是好的。興隆不能。主要是不好意思。好歹是在救人,他一個醫生,睡在病人的旁邊,要天打五雷轟的。那就閉上眼睛吧,手腳可是一點都不敢松。許半仙把鈕扣放進口袋,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準備治療三丫了。這是一項更為細致、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更為繁雜的工作。孔素貞到底不放心,指了指老鼠洞,提醒許半仙,說:“要不要堵上?”許半仙說:“不要。那是一間空房子。”孔素貞還是不放心,又不好多說,面有難色的樣子。許半仙從頭上拔下了一根頭發,燒了,對準老鼠洞吹了一口氣。許半仙說:“行了。”

許半仙把眼皮子翻上去,岸邊,我們眨巴過了,岸邊,我們明白了。——“臟東西”是什么,別人不明白,她一聽就懂了。許半仙丟下半截子玉米稈,挺出手指頭,指了指巷口,說:“帶路。”許半仙的揭發一直上溯到多年以前,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她的揭發極度地混亂,倒人大海河等待著神圣的黎明,時間是交錯的,地點是游移的,一共牽扯到六個人物。但主要人物有兩個:第一個等于,是“王禿子”,也就是還俗和尚王世國;第二個等于,是“孔婆子”,也就是孔素貞了。外加“地不平”,即沈富娥,她是一個瘸子;“臉不平”,也就是盧紅英,她的臉上有七八顆凹進去的麻子;“蛐蛐”,也就是楊廣蘭,她嘴里掉了兩顆門牙,笑起來就成了發怒的蛐蛐;還有“噴霧器”,當然是于國香了,她的瞳孔長滿了白內障,看上去霧蒙蒙的。許半仙說,這六個人狼狽不堪為奸,專門從事封建,他們不正之風。許半仙說,偷偷摸摸,下半夜,不讓旁人知道。群眾的眼睛雪亮、雪亮、雪雪亮,跟蹤追擊。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呢?無產階級專政下打過長江繼續革命。他們卻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啊!新動向綱舉目張,許多隱藏一抓就靈。許半仙說,昨天夜里他們集中,三小隊的破豬圈,燒紙,燃香,磕頭,念經。現行的阿彌陀佛。許半仙指了指麻袋,說,這個是物證;許半仙同時又拍了拍胸脯,說,這個是人證。鐵證如山,人證物證人山人海!天地良心。說半句謊話下十八層地獄。菩薩都看在眼里。哪里逃?逃進牛×我都能把你們掏出來!兵民是勝利之本大家說對不對?不要笑,不要鼓掌。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