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懇求,一大早就從海浪里踏出 ”我不但設計廣告圖案

時間:2019-10-15 02:38來源:天下電子書 作者:金門縣

兒子的懇求  我說:“我不知道你們說什么。”

我不但設計廣告圖案,,一大早就還挑選小姐。我坐在一張桌子后面,,一大早就讓小姐們一個個走過來,我看她們的腿,看她們的腰,看她們的胸和臉。看過之后,便聽她們說話,聽她們的聲音是不是黏糯圓潤,是不是清甜柔軟。我不要那種干巴梆硬的聲音,不要那種說話時眉跳嘴牽的蠢相。灑店和茶樓要長相清純甜美的,歌廳包廂要活絡輕佻眉目含情的,桑拿按摩要肥瘦適中三圍性感的……因為真正做雞的并不固定在一個地方,而是在各個娛樂場所亂躥,為此我交待所有領班,對來綠島做生意的小姐一律要嚴加管理,那種一看就不上檔次的爛野雞一律不準踏進綠島的大門。我不但有精神,從海浪里踏出還有了一輛車,從海浪里踏出一輛奧迪,是洪廣義給我的。我沒想到洪廣義會把他自己的奧迪給我。他說他買了一輛新車,不過這輛也不舊,才開了三年。我看著車,感到很愕然。我說:“我要車干什么?”洪廣義說:“你當然要。你見過哪個總經理沒車的?再說現在誰不知道你是個成功人士?所以你一定要有車,到哪兒你都帶著它,這是派頭,是你的派頭也是綠島的派頭。這么大的娛樂城,一定要有這個派頭,否則人家會說我們沒有實力。”

  兒子的懇求,一大早就從海浪里踏出

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到這兒來吃老頭的涼粉。我知道這樣不好,兒子的懇求老頭不欠我的,兒子的懇求他也已經有些厭煩了,看見我就搖頭晃腦,嘆著氣說:“我怕是頭世欠了你的債吧?”不過老頭說歸說,照樣給我盛涼粉,也照樣放上醋和醬油,只是把小麻油省了。他說:“反正你也不吃口味,馬虎一點吧。”他從來不讓我靠近他的攤子,更不讓我坐他的桌子,總是讓我遠遠地站著,他把涼粉端過來,“就在這兒吃吧,吃完了我來拿碗。”我不好再說什么。她媽媽在醫院里侍候她,,一大早就忙進忙出的,,一大早就看也不看我一眼。她也不看我,把臉側向一邊,用后腦勺對著我。陽光從窗外斜進來照在她床上。我替她把窗簾拉上了,又坐了一會兒,就去了扁擔巷。從海浪里踏出我不禁淚水漣漣。

  兒子的懇求,一大早就從海浪里踏出

我不理他們。我提著褲衩朝那部電話走去。我按鍵的時候指頭一個勁地哆嗦,兒子的懇求我的嘴唇也哆嗦起來了。我全身都在哆嗦。我不認為這跟我的疏忽或大意有太大的關系,,一大早就雖然每次安全檢查時,,一大早就人家都說你這里早晚要出事的,但我知道那不過是吹毛求疵。這是他們慣用的手段,無非是想要你表示點意思,你的意思到了就行了。倘若不是那場騷亂,能有什么事呢?哪來的什么大火呢?所以從我的認識來說,這完全是一次偶然,或者是命中注定的一個伏筆,一個劫數,就在那兒等著我,并且把我等到了。

  兒子的懇求,一大早就從海浪里踏出

我不愿意將來也死得那么心酸,從海浪里踏出所以我不會亂花我的錢。我媽想要我買一套房子,從海浪里踏出她這樣對我說:“我們那些鄰居都說,哎呀王老師呀,你兒子那么有出息,你怎么還在這里住呢?弄得我臉上真有些掛不住,我總不好說我兒子住在他老婆家里吧?”她故意把話說得難聽。我便買了一套小房子,讓她搬進去了。她有些失望,她說:“你怎么買一套這么小的房子?”我說:“你不是說鄰居在說你嗎?現在他們不會說你了。”

我不再理他,兒子的懇求關了燈蒙頭就睡,兒子的懇求卻又睡不著。我想我這是何苦呢?她余小惠不是恨我嗎?不是討厭我嗎?不是不肯跟我結婚跑到這兒來了嗎?我還要為她擔什么責任?她弟弟都不肯管她,我插什么手?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帶她回南城去干嗎?難道真跟余冬說的那樣,找個地方把她養起來?我說:,一大早就“先別管電視機,,一大早就先說是誰叫你干的吧。”劉昆糾正我說:“不是叫,是請,請我干。”我說好吧,是誰請你呢?劉昆說:“陸東平。”我說:“他為什么不直接給聯防辦打電話,要花這冤柱錢呢?”劉昆說:“他又不傻,會花冤枉錢?他不但要出你們的丑,要你們名譽掃地,還要揍你,他說要是不狠狠地揍你一頓,他這一輩子都會睡不著覺。”打鼓佬對我說:“我說了吧?是不是?”我問劉昆,“他是針對我?他怎么那么恨我?”劉昆說:“這個我不知道,他沒說,我也不問,我不問這些事的。”

從海浪里踏出我說:“一點辦法都沒有嗎?”兒子的懇求我說:“以后你別來跟我說這些事。”

我說:,一大早就“喲、喲喲!”從海浪里踏出我說:“有什么不好說的?”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福彩快乐12